今年七月份另外一個「犯小人」事件讓我哭笑不得,為什麼呢?
一) 對象是一個俄羅斯人,叫「安德烈」,
Андреев Андрей
eko-rus@inbox.ru
說了一口流利的中文與英文。
二) 安德烈目前居住在大陸,公司設籍也在大陸,也娶了大陸太太。以下是安德烈的官網:
http://www.eko-rus.org
 
事情的由來是這樣:
數年前我們的產品透過土耳其的客戶轉口到亞塞拜然,產品是使用土耳其客人與我們公司的雙商標;一年前安德烈偷偷地把我們的產品賣到亞塞拜然,後來被我們土耳其在亞塞拜然的代理發現。他們透過我們土耳其的客戶來抱怨,因為他的訂單大部分流失,主要是有了一個來削價的競爭對手,他要求我們簽下代理,也就是不能再賣給安德烈的客人。

後來是土耳其在亞塞拜然的客戶簽了代理合約,他們也很爽快的付了「如果違約」的違約罰金。

與原買主(土耳其客人在亞塞拜然的代理)簽約之前我們也讓安德烈知道這件事情,並提出條件,誰能夠先答應我們的條件,就先簽給最早決定的一方。

簽約之後麻煩事情就一直來自這位俄羅斯仁兄,安德烈就揚言要如何如何的向我們報復,如果我們不屈就他的要求的話。

他的要求是:
我們與別人簽約了,也應該要讓他有半年的機會,再下兩批的訂單給我們。我們基於同理心,也將他的要求告訴原買主,但是原買主不答應(想也知道),我們也請原買主用正式的信函告知安德烈行不通的理由。但是安德烈無法接受。

安德烈的揚言是:
一) 他有特權:
他認識俄羅斯的海關人員,可以讓我們往後的貨物在運往俄羅斯時,他可以透過關係,叫俄羅斯海關扣留我們的貨品 (我才不理他,俄羅斯海關應該不會公私不分的)
二) 他將會寫信告訴所有的同業、供應廠、買家這件事情的經過。我們單純的想:
這件事情我們一點都沒有錯,因為第二次談代理時,我們也釋出善意給安德烈機會,但因為他遲遲無法達到我們提出的代理條件,而導致最後錯過了代理時機。做生意本來就是你情我願,任一方都無權去干涉另一方。我心想:「冷處理就好」
 
在這期間,每天都接到他的電話「騷擾」與「恐嚇」,更不要說其他太多「魯」的email及「微信」,在這之中我們業務部的主管,也相當有耐心的一一回覆跟他解釋,但從沒有辦法取得他的了解,我們公司上下都在討論:「天底下哪有這種非常非常不講理的人」,我們自認為問心無愧,就讓他去講吧。
 
沉默幾天之後,高雄的一家協力廠傳來一封安德烈的「黑函」,我之所以稱它為「黑函」,是因為他在張封信件的污衊與捏造事實。高雄的協力廠也來電告訴我們,這封信對我們會有名譽傷害。
 
在黑函的第三段,我承認當初我曾口頭告訴他,如果他的採購量達到一個數量(我已經忘了多少數量)並且能夠通過一間可以合法進出口的公司向我們採購,我們也可以讓他代理,(原因是:他每下一張訂單,每次的收貨人都不一樣),但過了幾個月後,我們一直沒有收到安德烈的確認;但卻又收到了土耳其客人的抱怨,後來業務單位告訴我,土耳其客人及伊朗客戶搶著要代理這個地區,我們擔心如果讓安德烈代理的話,我們怕這樣的情況會得罪土耳其客人,所以趕快請業務人員告知安德烈,我們目前無法與他簽立代理的考量點。
 
這一年多來,「犯小人」事件及一些麻煩事不間斷的發生,還好我天性樂觀,只是剛好有免費的社群軟體可以讓我抒發抒發情緒。

我在年初還請書法家寫了一幅對聯:「其旋元吉 時開新運」貼在工廠牆壁,看看是不是可以轉運- -「希望是」。

註:有關安德烈個人的為人,可以徵信他的前老闆
Mr.Danil Cho,這位Cho先生相當的nice.(是一位韓國人,目前長住上海,會講韓國話、俄羅斯話與英文,還有一些中文)
kruto@eko-rus.com

以下是黑函內容: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飲啖薄 的頭像
飲啖薄

飲啖薄的部落格

飲啖薄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